立即注册
▲ 首页 > 教师频道 > 教学研究 > 正文

2012年湖州中学读书心得体会文章选登_在嘈杂的内心深处,唱一曲清冽的歌

来源:    作者:浏览次数: 次  发布时间:2012-06-17 23:20:00

在嘈杂的内心深处,唱一曲清冽的歌

    ——《班主任兵法》“攻心为上”章的实际运用篇

浙江省湖州中学    钱战丽

 

那是一个周四的下午,班里一位同学带着迟疑却又焦急的神情走进我的办公室,他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半天我才弄明白是他放在书包里的手机不见了。我当时就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通:怎么能带手机来学校?他父母又怎么能这么随便就把手机给孩子?前一阵子家长会上校领导还明确跟家长提过这件事。我快抓狂了。但这样能解决问题吗?不能。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先请他坐下来,与他一起来理清思路。我问了他几个问题:第一,这个手机是谁给的?什么时候带进教室的?第二,是不是确定放在书包里?第三,你怎么能肯定是在教室里丢的?对这三个问题,他回答得很清楚:手机是他爸爸禁不起他的纠缠给的,平时一直放在寝室里,今天中午打扫寝室时顺手放在了口袋里,不小心带进了教室。上节课是体育课,所以他才又把它放到了书包里。谁知上完课回来就发现不见了。我问他其他同学知不知道他身边带着个手机,他说班里的好多同学都知道。

我让他先不要声张,批评之后又安抚了他几句便让他先去上课了。我则陷入了沉思:到底是谁拿的手机:班里的同学?外班的同学?打扫的阿姨?校外人员?最后一种可能可以排除了,因为我们学校的保全制度一向很严,外人进校都要进行登记,我问过值班室的大伯,说今天下午根本没有校外人员进过学校。打扫的阿姨也不大可能,因为按学校的安排,阿姨只在学生上学前、中午休息时、下午放学后三个时间段进行打扫,而手机又丢在上午第三节课。在询问了一些老师与同学后,我排除了其他班同学拿的可能性。因为那个时间段临近班级也是体育课,且没有同学留在教室里。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自己班了。我有点担心,虽然目标范围已经缩小,但一想到自己教的学生会做这种事情还是有点难受的,毕竟我真的很相信他们。是不是有同学家庭条件不好?我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惭愧,我实在不应该用金钱去衡量学生的品质,而且据我了解我们班的学生家庭条件都过得去,起码也没到要为金钱去干这种事情的地步。

可事情毕竟是发生了,接下来要研究的就是如何解决。

首先我询问了一些老教师的意见,有提议采取激烈手段的,比如搜身,但我们考虑到首先要尊重学生,所以还是决定不声张,暗地里想办法。说实话,还真不知道要怎么理出头绪。苦思没有结果就想到了前段时间看的那本《班主任兵法》,上面似乎提到过相似的案例。

这位老师碰到的问题很我一样,他采取的是“打草惊蛇”的方法,将事情涉及范围扩大,把“草”拨得哗啦啦地响,让“蛇”自己出来,其中有着许多心理仗可打。可惜由于学生情况的不同,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种做法行不通。实践不能仿照,理论的指导意义还是值得借鉴的。该书作者认为:学生工作,只可智取,不能硬攻。对于学生中出现的问题,教师一定要研究学生的心理,思索学生的动机,站在学生的角度体会学生的感受,然后对症下药,采取措施。使用的方法通常比较缓和,但是正好击中学生的要害。苦思了一个下午,我终于决定临时改变自己第二天语文课的内容,重新备课。

第二天第一节就是语文课。我不露声色,课堂有序进行,先是课前演讲,然后向同学下发前一天准备的材料。

有多少同学喜欢台湾女作家三毛的作品?我如是开场,并密切地关注着学生的反应。同学看起来很兴奋,似乎只有那位丢了手机的同学情绪低落。

“有同学知道三毛的故事吗?”

同学们的反应十分热烈,看来我低估了三毛对高中生的影响。叫了几位同学回答,大致总结出了三毛一生的轨迹。

“那么有哪位同学知道三毛在这篇《胆小鬼》里讲述了什么内容?”

果然,全班没有一位同学知道《胆小鬼》是写三毛偷钱的故事。

我没有直接揭示答案,而是让同学们自己阅读文章自己寻找。看到同学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故作轻松地谈起了偷钱的话题,然后让同学各抒己见。看着大家都对偷钱的行为以及危害有了一定的认识后,我正式开始展开了我的计划!我给他们设置了几个问题,要求他们结合文章内容细细品味偷者的心态。问题设置如下:

1.作者主要叙述偷钱的经过,想一想,偷钱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 (明确: 三毛说即使做小孩子,在家不愁衣食,走起路来仍期望有几个铜板在口袋里响的”,更何况“在我们的童年里,小学生流行的是收集橡皮筋和《红楼梦》人物画片,还有玻璃纸——包彩色糖果用的那种。说明她偷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爱好和欲望。偷手机的同学是不是也是这种动机?

2.作者是怎么描述自己偷钱时的心理的?(明确:对着那张静静躺着的红票子,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两手握得紧紧的,眼光离不开它。当我再有知觉的时候,已经站在花园的桂花树下,摸摸口袋,那张票子随着出来了,在口袋里。” 看起来,钱得来全不费工夫,文字也很平淡。可是细味之下,作者却是以具体的动作、神情描写,充分显现了偷者的紧张之态。同学,你当时是不是也有这种感受?

3.“偷钱后是什么心态? 明确:她样子的确像在发高烧,口袋里的五块钱就如汤里面滚烫的小排骨一样,时时刻刻烫着我的腿。钞票怎么会滚烫呢?如果不是这样,怎能描绘出内心的紧张与不安?同学,你现在是不是正紧张着?有没有后悔?

4.就在这样心里有鬼的情况下折腾了一整天,最后“我”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明确:赤着脚快步跑进母亲的睡房,将钱卷成一团,快速的丢到五斗柜跟墙臂的夹缝里去,这才逃回床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同学,你是不是也可以学学三毛将手机还给它的主人?

5.文章开头与结尾处都提到了大伙大多有过偷父母钱的经历,为什么要这样写? 明确:这一方面是事实,另一方面说明作者所写的事情具有相当的普遍性。不知道能否引起那位同学的共鸣?

6.文章为什么不用“偷钱的故事”做题目,而用“胆小鬼”做题目?你喜欢这样的“胆小鬼”吗?(明确:“我”偷了钱又不敢花——胆小;知道自己的错误又不敢承认——胆小。所以“我”的确是胆小鬼。但愿我们那位同学不是个胆小鬼!

7. 果戈理说:不犯点小过失的人是没有的。古语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又说: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请结合对《胆小鬼》一文的学习,谈谈对上面几句话的理解。(希望我们那位同学能学会自省,勇于认错。)

课上完了,我也没有再多作评述,课后也没有再与任何人谈起手机的事。那位丢失了手机的同学也没有再找我。我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于是不断地安慰自己:至少我让同学们多学了一篇优秀文章,多受了一次品德教育。

转眼是星期一,刚刚结束升旗仪式,那位丢失手机的同学就跑进办公室,说他的手机回来了。我问他是在哪里找到的,他说是在书包里。他很肯定当时手机没了,因此整个双休日都在担心怎么跟父母交代。我没有怀疑他的说法,没人会拿这种事开玩笑,那就意味着那位拿了手机的同学把东西还回来了。事情总算有了一个结果,我觉着很幸运,我赶上了一位能够自省的同学。可同时我也有担忧,到底是谁偷了?他为什么要偷?我又是困扰了一上午,最终没有得出答案,于是选择了放弃思考这个高难度问题,精神归位,专心批改随笔吧。

无意中批到了一位学生的随笔,所有的疑惑都浮上了水面。请看下面这段我当时摘录的文字:

走进三毛的世界,我们会看到一个步履匆匆、满怀自信的年轻女子,和她一同仔细打量旅途中的每一次倘徉和探寻,在异族异地的文化景观里感受她独特丰富的情怀。我曾经有很多疑惑,但最终我将所有的疑惑都凝成一个问题:是怎样的家庭环境造就了三毛的率真性情?

直到老师给我们介绍了三毛的散文《胆小鬼》,我才明白了为什么三毛会成长为一个健康豁达、洒脱不羁、热情洋溢、真挚直率的三毛——那就是三毛父母对孩子的一份浓浓的真爱。这份爱没有停留在衣食住行的照管上,而在放在了对思想、性情的引导中。三毛的父母后来应该已经知道了是谁偷了钱,但是他们并没有毫不留情地给予批评,而是等着孩子自己改正错误,就在等待中让一只迷途的小羊羔回到了正途。这比简单粗暴的说教和训斥要有效得多。钱找到以后,她父母意识到孩子们需要零花钱,就每个月给一人一块钱,而且由孩子自己管理。为了对女儿的知错能改加以鼓励,父亲还给三毛一盒外国进口的糖果。三毛的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就像春风中的细雨,没有惊天动地,却一点一滴浸润孩子的心田,又像是在孩子嘈杂的内心深处,唱了一曲清冽的歌。而反观我的父母呢,他们给了我什么?责备,冷漠,以及一个充斥了争吵声的房子。为什么他们不能像其他人的父母一样,当我遇到困难时,能倾注所有一切来帮助我;当我受到委屈时,能耐心倾听我的哭诉;当我取得成功时,会愉悦地与我分享……那天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把手伸进了同学的书包还把东西拿回了家。其实我很希望他们能发现那东西不是我的,发现他们的儿子做了一件错事,然后他们会试着找我谈心,问我为什么这么做,最后他们会选择毫不犹疑地原谅我。可是,他们根本没有心思想知道这个星期他们的儿子做了些什么,更不可能发现他们的儿子已经犯了错……

当时我就激动起来了,会不会就是他?我不知道我的猜测是不是正确,但是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都有找这位同学谈一谈的必要,不为别的,只为他是我的学生,而他现在正苦恼着。古人云:“扬善于公堂,规过于私室。”那天放学后,我将那位同学叫到了办公室,准备在不点破此事的前提下,暗中了解他的心态。谈话没多久,那位同学就主动提起了这件事情,看来的确是他做的。可是这位同学给我的印象是一位很开朗的男生,为什么他要这么做?我要怎么开导他?——这又将是一个新的案例的产生。

 

【反思】

我觉着自己是幸运的,要不是遇到一个善于自省的同学,我“别有用心的那节课就只能当做普通的语文课来对待了。从对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我觉着很有收获。

首先,我做到了“帮罚分明”。我自认在帮助那位被偷同学找回手机的事情上作用还是很大的。当然当帮助的时候要帮助,当教育的时候也不能缺教育。事后我还是找他郑重地谈了一次话,许是从这件事情中得到了教训,这位同学之后一直遵守着事后他自己的保证:再也不将手机等学校规定之外的物品带进校园了。

第二,我觉着我们的“不声张”政策用对了。苏联当代著名的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过:使儿童懂得因为自己是生活在人群之中的,所以自己的行为要有界限,要学会支配和控制自己的欲望,这应是儿童道德识字课本里的第一页的第一行。因此,没有人生来便是作贼的,学生的偷窃行为作为一种问题行为,无不是由当事学生主体的问题心理和社会、家庭、学校等环境中的不良因素相结合的产物。谚语也说:“没有人生来就是小偷,也没有人生来就是法官。”如果采取激烈的手段处理这个问题的话,哪怕真能得出个什么结果,恐怕也会令老师失去大部分学生的信任,对于偷窃者本人而言,恐怕也不仅是令其失颜面、伤自尊这样简单的问题了。“攻心为上”,的确可取。

第三,我觉着这是一个借助学科优势渗透道德教育的不错的例子。语文学科具有工具性和思想性的双重特点,语文教学中的“文道合一”原则,使其在对学生进行道德教育时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们要善于挖掘语文的学科优势,用情感影响学生的行为,使其在热爱祖国语言文化的同时,在潜移默化中塑造健康积极的性格品质。

最后,作为老师,我也是需要反省的,为什么只能看到学生的表面却没有听到其内心真正的声音?所以,要当一位好老师,一定要有一双特殊的耳朵用来倾听。老师是如此,家长也应该这样。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父母亲的言行举止对孩子的影响很大。那位偷窃学生的家长对孩子重养轻教,不关心孩子的思想和心理成长可能就是事件产生的重要原因。我们要通过积极的沟通,让家长认识到帮孩子走出歧途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于是,我拿起了手中的电话,拨通了那位学生家长的电话……

 

【附】                         

   

 

这件事情,说起来是十分平淡的。也问过好几个朋友,问他们有没有同样的经验,多半答说有的,而结果却都相当辉煌,大半没有挨打也没有被责备。

我要说的是--偷钱。

当然,不敢在家外面做这样的事情,大半翻父母的皮包或口袋,拿了一张钞票。

朋友们在少年的时候,偷的钱大半请斑上同学吃东西,快快花光,回去再受罚。只有一个朋友,偷了钱,由台南坐火车独自一人在台北流浪了两天,钱用光了,也就回家。据我的观察,最后那个远走高飞的小朋友是受罚最轻的一个,他的父母在发现人财两空的时候,着急的是人,人回来了,好好对待失而复得的儿子,结果就舍不得打了。

小孩子偷钱,大半父母都会反省自己,是不是平日不给零用钱才引得孩子们出手偷?当然这是比较明理的父母。

我的父母也明理,却忘了我也需要钱,即使是小孩子,在家不愁衣食,走起路来仍期望有几个铜板在口袋里响的。

那一年,我已经小学三年级了,并没有碰过钱,除了过年的时候那包压岁钱之外,而压岁钱也不是给花的,是给放在枕头底下压着睡觉过年的,过完了年,便乖乖地交出给父母,将数目记在一个本子上。大人说,要存起来,做孩子的教育费。

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期待受教育的。例如我大弟便不,他也不肯将压岁钱缴还给父母。他总是在过年的那三天里跟邻居的孩子去赌扑克牌,赌赢了下半年总有钱花,小小年纪,将自己的钱支配得仔仔细细。

在我们的童年里,小学生流行的是收集橡皮筋和《红楼梦》人物画片,还有玻璃纸--包彩色糖果用的那种。

这些东西,在学校外面沿途回家的杂货铺里都有得卖,也可以换。所谓换,就是拿一本用过的练习簿交给老板娘,可以换一粒彩色的糖。吃掉糖,将包糖的纸洗干净,夹书里,等夹成一大沓了,又可以跟小朋友去换画片或者几根橡皮筋。

也因为这个缘故,回家来写功课的时间总特别热心,恨不得将那本练习簿快快用光,好去换糖纸,万一写错了,老师罚重写,那么心情也不会不好,反而十分欢喜。

在同学里,我的那根橡皮筋绳子拉得最长,下课用来跳橡皮筋时也最神气。而我的母亲总弄不懂为什么我的练习簿那么快就会用完,还怪老师功课出得太多,弄得小孩子回家不停地写了又写。

也就在那么一个星期天,走进母亲的睡房,看见五斗柜上躺着一张红票子--五元钱。

当年一个小学老师的薪水大约是120元台币一个月。5元钱的价值大约现在的500块那么多了。也等于许多许多条彩色的橡皮筋,许多许多《红楼梦》里小姐丫头们的画片。等于可以贴一大玻璃窗的糖纸,等于不再苦写练习簿,等于一个孩子全部的心怀意念和快乐。

对着那张静静躺着的红票子,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两手握得紧紧的,眼光离不开它。当我再有知觉的时候,已经站在花园的桂花树下,摸摸口袋,那张票子随着出来了,在口袋里。没敢回房间去,没敢去买东西,没敢跟任何人讲话,悄悄地蹲在院子里玩泥巴。母亲喊吃中饭,勉勉强强上了桌。才喝了一口汤呢,便听母亲喃喃自语:“奇怪,才搁的一张5元钱怎么不见了。”姐姐和弟弟乖乖地吃饭,没有搭理,我却说了:“是不是你忘了地方,根本没有拿出来?”母亲说不可能的,我接触到父亲的眼光,一口滚汤咽下去,烫得脸都红了。

星期天的孩子是要被强迫睡午觉的,我从来不想睡,又没有理由出去,再说了那些宝贝也不好突然拿回来,当天晚上是要整理书包的--在父母面前。

还是被捉到床上去了,母亲不准我穿长裤去睡,硬要来脱我的裤子,当她的手碰到我的长裤口袋时,我呼的一下又涨红了脸,挣扎着翻了一个身,喊说头痛头痛,不肯她碰我。

那个样子的确像在发烧,口袋里的5元钱就如汤里面滚烫的大排骨一样,时时刻刻烫着我的腿。

“我看妹妹有点发烧,不晓得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听见母亲有些担心地在低声跟父亲商量,又见父亲拿出一个温度计。我将眼睛再度闭上,假装睡着了。姿势是半斜的,紧紧压住右面口袋。

夏天的午后,睡醒了的小孩子就被放到大树下的小桌边去,叫我们数柚子和芭乐,每个人的面前有一碗绿豆汤,冰冰的。

姐姐照例捧一本《西游记》在看,我们想听故事,姐姐就念一小段。总是说,多念要收钱,一小段不要钱。她收一角钱讲一回。我们没有钱,她当真不多讲,自己低头看得起劲,有一次大弟很大方,给了她2角钱,那个孙悟空就变了很多次,还去了火焰山。平日大弟不给钱时,我就没得听了。

那天姐姐说《西游记》已经没意思了,她还会讲言情的,我们问她什么是言情,她说是《红楼梦》--里面有恋爱。不过她仍然要收钱。

我的手轻轻摸过那张钞票,已经快黄昏了,它仍然用不掉,晚上长裤势必脱了换睡衣,睡衣没有口袋,那张钞票怎么藏?万一母亲洗衣服,摸出钱来,又怎么了得?书包里不能放,父亲等我们入睡了会去检查的。鞋里不能藏,早晨穿鞋母亲会在一旁看。抽屉不能藏,大弟会去翻。除了这些地方,一个小孩子是没有地方了,毕竟属于我们的角落太少了。

既然姐姐讲故事收钱,不如给了她,省掉自己的重负。

于是我问姐姐有没有钱找?姐姐问是多少钱要找?我说是一元钱,叫她找9角来可以开讲恋爱了。她疑疑惑惑地问我:“你哪来的一块钱?”我又脸红了,说不出话来。其实那是整张5元的,拿出来就露了破绽。

当天晚上我仍然被拉着去看了医生。母亲说给医生的病况是:一天都脸红,烦燥,不肯说话,吃不下东西,魂不守舍,大约是感冒了。医生说看不出有什么病,也没有发烧,只说早些睡了,明天好上学去。

我被拉去洗澡,母亲要脱我的衣服,我不肯,开始小声哭,脸通红的,哭了一会儿,发觉家里的工人玉珍蹲着在给我洗腿,这才松了一口气。

5元钱仍在口袋里。

穿了睡衣,钱跟过来了,握在拳头里,躲在浴室不出来。

大弟几次拿拳头敲门,也不肯开。等到我们小孩都已上了床,母亲才去浴室,父亲在客厅坐着。

我赤着脚快步跑进母亲的睡房,将钱卷成一团,快速地丢到五斗柜跟墙壁的夹缝里去。这才逃回床上,长长地松了口气。

那个晚上,想到许多的梦想因为自己的胆小而付诸东流,心里酸酸的。

“只吃了一碗稀饭,不许去上学。”

我们三个孩子愁眉苦脸地对着早餐,母亲照例在监视,一个平淡的早晨又开始了。

“你的钱找到了没有?”我问母亲。

“等你们上学了才去找--快吃呀!”母亲递上来一个煮蛋。

我吃了饭,背了书包,忍不住走到母亲的睡房去打了一个转,出来的时候喊着:“妈妈,你的钱原来掉在夹缝里去了。”母亲放下了碗,走进去,捡起了钱说:“大概是风吹的吧!找到了就好。”

那时,父亲的眼光轻轻地掠了我一眼,我脸红得又像发烧,匆匆地跑出门去,忘了说再见。

偷钱的故事就那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

奇怪的是,那次之后,父母突然给起我们的零用钱来,每个小孩一个月一元钱,自己记账,用完了可以商量预支下个月的,预支满两个月,就得--忍耐。

也是那次之后的第二个星期天,父母给了我一盒外国进口的糖果,他没有慢慢吃之类的话。我快速地把糖果剥出来放在一边,将糖纸泡在脸盆里洗干净,然后一张一张将它们贴在玻璃窗上等着干。

那个下午,就在数糖纸的快乐里,悠悠地度过。

等到我长大心后,跟母亲说起价钱的事,她笑着说她不记得了。又反问:“怎么后来没有再偷了呢?”我说那个滋味并不好受。说着说着,发觉姐姐弟弟们在笑,原来都偷过钱,也都感觉不好过,这一段往事,就过去了。

                                           

2012.4.7

阅读书目:

《高效课堂八讲》刘金玉.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8

《高等写作思维训练教程》马正平.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10

 


         

上一篇:2012年湖州中学读书心得体会文章选登_乐乐读书
下一篇:2012年湖州中学读书心得体会文章选登_新课程下如何在课堂中引导学生高效学习


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