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 首页 > 教师频道 > 教学研究 > 正文

湖州中学“专业发展”读书论坛文章选登-读书带来改变

来源:    作者:浏览次数: 次  发布时间:2012-06-17 23:31:00

读书带来改变

浙江省湖州中学 张阳成

   

自工作以来已近六年,在这六年里,自己改变了很多。

刚开始工作的头两年,有时一篇课文看了整整一天,备课也丝毫没有任何思路;借用别人的思路上课,教学过程又往往不如人意。工作中时有失意、落寞,甚至怀疑自己是否适合教书。而现在,对文本的把握能力、课堂的驾驭能力都得到了较大提高,能不时和学生分享彼此的观点见解,彼此的分享往往撞击出新的火花,不断收获工作中的快乐。

这样的改变,主要源自三方面的推动。第一,各位前辈的指导。他们经常与我分享他们的教学理念、执教心得,并推荐我去看一些经典的著作和精彩的文章。第二,公开课的磨砺。从教六年以来,我总尽可能在每个学期开设一次公开课。通过公开课的磨砺,不断提高自己的备课水平、教学技能。第三,就是读书。读书提高了自己对文学作品的解读能力,加深了我对教育的理解,使我的教学思考开始突破语文领域而逐步转向人的全面教育。

这三点,在实际工作中,又是融为一体的。前辈们指导我的教学,尤其是公开课,也推荐相应的书目、文章。上公开课也需要读一些相关的著作文章,才能达到相应的深度和灵活度。而读书,使我更好地理解和消化了前辈们的一些观点和理念,并开始有自己的独立思考。

我记得工作后接触的第一本教育研究著作就是王荣生的《语文科课程论基础》(第二版),看完了之后,对语文教学第一次有了初步的全面认知。它从语文教育研究的宏观把握到课程目标、课程取向、课程知识、教材编制、选文类型等中观层面的梳理,对语文科课程的基础理论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观照,自己的眼界一下子就被打开了,对课程的理解得到了就目前而言最为严谨而又全面地整理。在工作的前两年,这本书我看了不下三次,每一次翻看都有不小的收获,第一篇教学论文《小说教学如何突破知识瓶颈》的写作灵感就来自本书第五章作者关于语文知识状况的评述。

可以说,这本书引领我真正步入语文教学的职业生涯,从此,我开始以专业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工作,把自己对工作的理解提升到了科学研究的高度。此后所看的教育学、文学等方面的著作,能恰如其分地予以吸收、消化,在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这本书对我工作的理性定位。

刚开始工作的阶段,读书总是充满功利性,把所有的书分为两类:有用的与没用的。划分的标准就是是否与语文教学直接相关。于是,课程论、心理学、哲学、美学等方面的著作就被排除在外了,而较为关注的往往是文学作品、文学理论及语文学科教学论。等到慢慢对教学有了感觉之后,才把眼光转向教学以外的领域。现在越来越觉得读杂书的必要性与重要性了。

 

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读书给我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变化。

第一,读书提升了我的教学科研水平。在日常教学中,我们强调独立备课,重视不借助任何参考资料细读文本的能力。因为只有教师拥有相应的阅读能力,才能将阅读的经验、技巧与学生分享,从而真实有效地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但这并不否定读书的重要性。在执教《<论语>选读》和《外国小说欣赏》时,就翻看了不少书籍资料,其中《张居正讲评<论语>》、《论语别裁》、《小说门》等著作对自己帮助甚大。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这些著作,自己的论语教学及外国小说教学将忽略多少应有的精彩。

依我自己的经验,独立备课与阅读相关著作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就文本解读而言,经典名作博大精深,教师个人难以在短时间内将文本内容作深入、透彻的钻研。因为中学教师只是基础教育的实践者,所掌握的专业知识、文本解读能力还是相当有限的,并且在相对繁重的日常教学工作中,也容不得教师对每一篇课文都独立进行精细地研磨。需要注意的只是,参阅其他内容必须以独立解读为前提,同时能将他人的见解化入(而非“搬到”)自己的教学设计中。比如我在执教《春江花月夜》时,就化用了吴小如在《古典诗词札丛》中的论见,在课堂教学中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借助他人资料,站在他人肩膀上展开教学,也遵从了教学科研的规律。王荣生在《语文科课程论基础》中对学派立场的研究和多元视野的研究进行了论述,简单地说,学派立场的研究,是“我以为”“我们以为”式的研究。研究者站在某一特定的立场来认识所研究的问题,对事实,是“我看到”;对价值,是“我主张”;对规范,是“我制定”。多元视野的研究,是“他认为”“他们认为” 式的研究。研究者站在“虚”的立场,是对别人的既有理论、既有研究进行阐释,将别人的“看到”、别人的“主张”、别人的“制定”,放在它们自身的框架内去梳理、去剖析、去把握、去评价。语文教育研究,也许正因为缺少“他认为”类型的研究,这使得语文教育研究难以呈累进状发展,才使得几乎随便什么人都可放开胆量“我主张”。而以名家论述为参照,则可认为是在课堂教学领域的多元视野的研究。

第二,读书丰富了我的教学内容。我一直认为,中学是学生展翅飞翔的起点,学生能站在多高的起点,很大程度上受到老师自身高度的影响。与学生分享读书经验,分享读书内容,可以拓宽他们的视野,提升他们的涵养,改变他们的观念。现在,我在每周一的阅读课上向学生推荐一流的名家名作,使他们了解更多的作家、作品。其中,既有川端康成、卡夫卡、史铁生、孙犁等文学大家,也有蒋勋、叶嘉莹、曹文轩、宗白华等理论大家。通过写读后感、概括文意等方法使学生对生活有更多、更深的思考。有学生在阅读了我推荐的芥川龙之介的《竹林中》(也有译作《密林中》)之后,对哲学意义上的“真实”有了全新的理解,这一理解使他们对社会现象的解读多了一个视角。还有学生通过《诗经》、《左传》等相关作品的阅读爱上了语文课。现在每周二的时政学习课还组织学生观看十来分钟的Ted(指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在英语中的缩写,即技术、娱乐、设计)英语演讲,Ted是美国的一家私有非营利机构,该机构以它组织的TED大会著称。自2002年起,每年3月,TED大会在美国召集众多科学、设计、文学、音乐等领域的杰出人物,分享他们关于技术、社会、人的思考和探索。这其中的不少观点,都给了学生以新的启迪,如一位非裔作家所作的《单一故事的危险性》、一位盲人所作的《选择的艺术》、一位小女生所作的《成年人能从孩子身上学到什么》等,都给学生带来了强烈的震撼。

无论是阅读课的文章还是时政学习课上的Ted,都必须经过我自己的挑选。只有经过自己披沙拣金式的挑选,才能避免材料的不当。而挑选的标准就是既要考虑到对学生成长的意义,又考虑到学生的学习兴趣。同时,在为学生挑选的过程中,也拓宽了自己的知识面,重新燃起了求知的欲望。

第三,读书改变了我对学生的理解。刚参加工作时,总把学生工作作简单化的理解,认为只要为他们提供一些学习方法,解答他们的学习困惑就可以了。随着工作的展开,发现学生工作比自己原来设想的要复杂地多,需要结合教育学、心理学等方面的知识才能对学生所存在的问题作更好的指导。看了H .A. 奥兹门和S.M.克莱威尔的《教育的哲学基础》、石中英的《教育哲学》等教育学方面的著作,才慢慢让自己从分数至上论的桎梏中完全解放出来,将德育工作的重点转向关注学生的精神成长。在与学生探究学习中的困惑、成绩上的波动时,不再仅仅局限于学生当下的困惑,而是能逐步将问题引导向更深层面,在性格养成、情绪控制、价值取向、人生理想等方面给学生以一定的指导和启发。对学生来说,这些问题的探讨是比他们的成绩更有价值的。在这些探讨中,加德纳的《多元智能新视野》和哈佛大学TalBen Shahar的积极心理学对我有较大影响,多元智能理论让我从全新的视角去看待学习中的所谓“差生”,看了这本书后,我从未“特殊”对待“差生”(即便在心理层面亦是如此),他们与我沟通交谈的过程中,也显得极为坦诚自在,极少有自卑情绪。而TalBen Shahar的积极心理学则对我影响更大,既为学生提供了一条解决心理问题的路径,也为我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提供了很好的帮助。

 

在这短短的六年职业生涯中,自己所读的书并不多,钻研地也不深,但在这过程中,已经初步领略到了读书的魅力,感受到了读书对自己的重大作用。我也希望能从众多爱读书的朋友们中得到更多的推荐和指导。

2012527


         

上一篇:湖州中学“专业发展”读书论坛文章选登-多读些书 读多些书
下一篇:湖州中学2015年暑假“活力课堂”征文优秀论文揭晓


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