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 首页 > 专题频道 > 深化课改 > 正文

《〈论语〉选读》课堂教学策略的思考

来源:    作者:浏览次数: 次  发布时间:2015-03-10 10:48:10

摘要:
《〈论语〉选读》选修课的教学备受冷落,究其原因与教材的特点和教师的课堂教学策略分不开:学生不易理解,没有兴趣。本文试图从教材特点出发,从教材内容的整合、课程资源的引入、课堂教学过程的优化这三个角度来思考教学策略,以期能让《<论语>选读》的课堂更易于学生理解、激发学生阅读探究的兴趣,最终能夯实学生的文化积淀,养成精神品质。
 
正文:
特级教师王土荣先生有一次在学校调研发现,受学生追捧的前三位语文选修课是:说话艺术、影视欣赏、小说阅读。备受学生冷落的选修课程是:《论语》选读。当问及选课的理由时,学生说前三门学起来轻松有意思,《论语》难读没意思。(《高中语文选修课程:变革、困惑与反思》魏本亚《课程教材教法》2006年第4期)
这其实可能是个较为普遍的现象。学生对《‹论语›选读》的学习,想说爱你却不容易。
首先,《〈论语〉选读》每一课都是孔子及弟子的语录,大多没有故事情节,内容显得零散,很难让学生形成整体的感受和印象;其次,《论语》时代久远,有些内容离我们今天的生活比较远,在理解上会有障碍,学生在思想上会有一种距离感,难于理解和接受;再次,《‹论语›选读》一学就是一个学期,这种教学内容上的相似性和时间上的持续性,容易让学生在课堂上产生单调和疲劳感。
鉴于以上特点,如何让《〈论语〉选读》课变得易懂且有趣,是教师在备课过程中必须要思考和面对的问题。笔者在近三年的《〈论语〉选读》的教学实践中,为使课堂内容更易于学生理解,让学生产生阅读《论语》的兴趣并进而能培养其阅读探究的能力,在课堂策略方面做了如下的探索。
  • 整合教材内容,让理解更有梯度。
这里的“整合”,有两方面的内容。首先是对于教材中课文的编排顺序的整合,其次是
针对具体的一篇课文,对具体章节的重新编排。
《〈论语〉选读》的教材目录中共有十五课。这些内容可以分为:
政治主张及实践(1—4课)为政以德(孔子的德政主张)克己复礼(孔子的礼治主张)待贾而沽(孔子积极入世的态度)
修身(5—9课)仁者爱人(孔子的人生价值观)君子之风(道德修养的主要内容和要求)
求诸己(道德修养的关键)周而不比(孔子的交往观)出辞气远鄙倍(孔子的言语交际观)
学习与教育(10-13课)学以致其道(孔子论学习)诲人不倦(孔子论教育)高山仰止(感人的师生关系)沂水春风(即《先进 侍坐》章,感人的师生关系)
哲学思想(14-15课)中庸之道(孔子社会理想和人生理想的哲学基础)敬鬼神而远之(孔子的天道观)
教材现有的编排体系是从“政治”到“修身”到“学习教育”再到“哲学思想”,如果
按照这样的顺序安排教学,似乎与学生的认知规律不太符合。对学生来说与他们生活实际最为贴近的是“学习教育”及“修身”这两个方面,而最为陌生和遥远的是有关“政治”的内容。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教学过程中必须把握学生的认知规律,从认知规律入手的进行教学,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从学生认识的规律出发,教学应该从其易于接受的内容入手。
笔者在对学生进行的随机调查中发现,绝大部分学生认为自己最感兴趣的内容是“学习教育”,其次是“修身”,最后是“哲学”和“政治”。
当代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提出:“学习本身就包括认识和情感两个方面。”当学生在情感上能够对所学的内容有兴趣、有求知的欲望,那么认知的效果也一定会更好。反之,如果一开始就以陌生的内容让学生失去了学习的兴趣,那么教学可能会陷入尴尬的境地。
我在教学过程中,从学生的认识和兴趣出发,打乱了现有教材安排的课时体系,从“学习与教育”这一部分内容入手。而对这一内容中的《高山仰止》和《沂水春风》,又做了顺序上的调整,把《沂水春风》提前了。
就“师生关系”这一主题来说,《沂水春风》比《高山仰止》中的“师生关系”要更为具体、形象。通过对《沂水春风》中的师生关系的具体感受和学习之后,再来看《高山仰止》,对孔子与其弟子们“师生关系”做一个总结,似乎更为合理。并且,在实际的课堂教学中,因为有了具体的感知,再来理解“高山仰止”中孔子作为教育家形象及精神,学生的理解也更为连贯和顺畅。这也符合学生的认知规律。
在《高山仰止》一课的教学过程中,我对课文的章节做了这样的调整:请学生按照孔子对学生的喜欢程度,罗列出学生的姓名,并对相应章节进行先后排序。以此来重新排列课文的章节,组合教学内容,学生认知的兴趣被激发了。
那么,仅仅从学生的认知兴趣出发而对教学内容做新的调整,是否过于轻率?《〈论语〉选读》能不能做这样的重新安排?
《〈论语〉选读》的内容已经经过了编者按主题的重新编排,因此教材的体例与原著已经是不一样了。也就是说,教材现有的课时之间、章节之间的顺序和关系,是经过编者改编之后的前后杂乱的集合了。并没有必然的前后因果关系。基于教材编排上这样的特点,笔者认为,教师在课堂上,对内容进行重新的调整,应该是可以的。
如果再对照《论语》原著来看课文的节选的内容,就会发现每一课中每一章的内容的编排并不是按照孔子思想发展的前后顺序来编排的,而是杂乱的。因此,这一课与下一课之间也就没有一定的时间上的先后顺序。比如《高山仰止》《沂水春风》都是有关“师生关系”的内容,但《高山仰止》中有一些章节的内容从《论语》原著的时间上来看要在《沂水春风》之后。那么,教师按照原著的时间顺序的重新进行的编排,应该说是反而是更符合孔子思想的发展的。
    基于以上原因,对教材内容进行重新的组合,是既符合学生认知规律也是符合教材本身的特点的。
  • 精选课程资源,让课堂更加有趣。
《论语》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2500多年的历史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文字上的障碍
和陌生,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心理上距离和排斥。学生面对这样一本书,面对这些既没有人物表情也没有故事情节的文字,很可能感受不到文字的温度。在枯燥抽象的语言背后,更看不到一个立体的有血有肉的孔子形象,于是课堂就是冷冰冰的:冷冰冰的人物,冷冰冰的语言,冷冰冰的内容。
西方近代教育理论家夸美纽斯曾经说过:“兴趣是创造一个欢乐和光明的教学环境的主要途径之一。”如果学生已经开始在心理上排斥和拒绝这样的文字了,那么课堂效果就可想而知了。因此,《<论语>选读》的课堂教学的趣味性,似乎也就比其他的课堂阅读教学更加迫切了。在《论语》的课堂上,老师要能引起学生阅读的兴趣,才可能激发学习学习的动力。只有兴趣,才能引导其深入文字,只有深入文字背后的学习,才能真正理解其思想,感悟其精神,进而夯实其文化的积淀,养成精神品质。
课堂的实践中,教师可以通过合理引入课程资源,激发学生阅读探究的兴趣。
应该说,《<论语>选读》的教学中,其他语录或人物故事的补充是一种常见的教学手段。但有的时候过多的引入会消弱了学生对课文内容的关注。而过多关注教材之外的内容,也可能会使语文课堂会变成资料的搜集和展览,既加重了学生的负担,也使语文课堂的味道改变了。
只有合理的、恰到好处的课外资源的补充才能起到激发学生阅读兴趣、促使学生深入探究作品内涵的作用。这种补充不是增加学生学习的负担,而是以让激发学生学习欲望为目的的的。这种补充,也不是随意的摘取,是老师精心选择的过程,它应该能转为学生学习的内驱力,帮助学生有效生成新的知识。
在上《高山仰止》一课,讲到“颜渊死。子哭之恸。”这一章时,我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孔子为什么如此悲痛?
学生在已经学习了《诲人不倦》一课之后,他们知道颜回是一个能够“闻一知十”的人。因此,对孔子的“哭”,能理解是因为失去了一位非常优秀的学生。
但仅仅是因为这个吗?
在学生以为已经明白了原因的时候,我补充了“颜回偷食”的故事。通过这个故事,学生对颜回这个人物充满了兴趣。在同学们的兴趣被激起时,我又告诉学生,在《论语》中孔子有六处赞扬颜回的话,同学们可以去查阅孔子对颜回分别是在什么情况下做了赞扬。
通过这些内容的补充,既加深了学生们对颜回的印象,能使学生们能更加深入理解孔子“恸”的原因,从而对孔子思想有更深刻、全面的理解。
王荣生教授在教学内容的确定中说:“确定教学内容,需要考虑内容的价值。不是文本所有的内容都可进入教学视野的。教学内容的价值应有一定的导向性,也就是所谓的‘价值取向’。首先它应具有情感价值。教学的内容要能引发学生情感的共鸣,激起学生思考、探究、质疑的活力。”合理的、恰到好处的课程资源的引入,将会让课堂内容在更加丰富有趣的同时而拓展阅读的深度。
我们的根本目的是让学生走进孔子,走进经典,《<论语>选读》只是个例子,最终希望学生能阅读原著。如果学生能够在课堂上获得对《论语》阅读的兴趣,课堂若能提供一个让学生走近经典的机会,又何尝不是一种成功?
三、优化教学过程,让孔子形象更为真实生动。
“文言”的特点已经让人产生了阅读的距离感。何况《论语》中很多章节只是只言片语,
即便字面的意思理解了,学生仍然很难形成对孔子形象的整体把握,更难对孔子思想的有深入理解。因此,学生的学习不免会有“冷冰冰”的感觉。怎样化“冷”为“热”,让课堂不只是一种枯燥、单调的解释?让人物形象更为生动真实?
课堂上,引入轶事趣事、介绍经历生平等等,都可以让人物形象更加饱满生动。但是,《<论语>选读》,既然作为一门选修课程,教材本身的内容才是教学的阵地。《<论语>选读》教学指导意见指出:“选修课教学首先要有合理的定位。它不同于大学中文系的古代文学选修课,不追求系统和深度;也不同于中学的必修模块教学,不必过于讲究字字落实,句句翻译。语言文字的理解和文化内涵的探究同时兼顾才是重要的。”因此,课堂上,如何在教材章节的“只言片语”中来理解语言文字,感受人物形象,深入人物思想,让课堂更为踏实、有效,就必须优化教学过程。
《论语》由于其语录体的特点,缺少具体的语境,在内容上有很多空白之处。这些空白之处也往往是我们阅读时产生理解障碍或疑问的地方。我以为,如何有效地利用这些空白的地方,是调动学生的阅读兴趣、拉近读者与作品距离、从而让孔子形象更为丰满的一种手段。是优化教学过程的一种有效的方法。
比如,在上《高山仰止》“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
厌之!”这一章时,我设计了这样一个问题:读这一章,你有什么疑惑吗?学生们最后集中提出的三个问题是:孔子为什么要去见“南子”?子路为什么会“不说”?孔子又为什么会“矢之”? 
这些问题的解决,仅凭课本的注解似乎是不够的。我补充了南子的形象及孔子见南子的
背景。这几个问题解决之后,我又追问:孔子“矢之”,会是怎样的场景?你能想象并描述一下吗?或者你若是孔子,可以自己来表演一下吗?
课堂上学生们通过自己大胆的设想或表演之后,对“矢”字的意思有了深刻的理解,同
时也对孔子的形象有了一种真切、生动的体验,而不再是那个“冷冰冰”的孔子了。课后的作业中有学生说:原来孔子绝对不是一个板着脸只会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的“圣人”,他也有情绪激动的时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可爱的人!
    课后,我建议同学们去看电影《孔子》,再对周润发饰演的孔子“见南子”这一情节来发表自己的评论。学生的兴趣很高。 
  从阅读到思考,从思考到提问,再到想象和表演,并从课内延伸到课外,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对“语言文字”有了主动的探索理解,对孔子形象有了具体的感知,并在感知中对其思想有所深入,这个过程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也是一个主动求知的过程。并且能调动自己的情感体验,课堂不枯燥,感受不抽象,理解也有新发现。
  程伊川就曾说,要把《论语》中的发问者的问题,当作你自己的问题,把孔子的答话当做对你而发,如此,必得到实在的益处。学生如果能够带着自己的情感经验去理解《论语》,将文本内化为一种体验,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转化为人格养成和道德建构的资源,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论语>选读》的教学也就成功了。
  
  需要指出的是,教材内容的整合、课程资源的引入与教学过程的优化,三者并不是孤立的。课程资源的引入本身也是教材内容整合的过程,教材内容的整合也同时是优化教学的过程。因此,三者是密切联系不可分割的。
在教学过程中,通过以上三种策略的使用,目的是让课堂变得更有温度,课堂能激发学生阅读的兴趣,进而养成学生探究思考的能力。其核心目标是培养学生正确解读和批判继承传统文化的能力。在实际的教学中,遇到的问题有很多,这些问题又往往会因人因时而异,在教学中,需要不断调整教学策略以找到最佳最有效的方法。
 
参考书目:
1、《高中语文选修课程:变革、困惑与反思》魏本亚《课程教材教法》2006年第4期
2、《论语》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1年版 
3、《孔子的智慧》林语堂
4、金晓忠:莫让“选”修成“逼”修——《<论语>选读》课堂教学的现状分析与思考  《语文教学与研究》2008年第6期
5、吴细云:《《<论语>选读》中的教学问题与对策初探》 《新课程研究  基础教育》2008年第5期

         

上一篇: 会思才能悟
下一篇: 文言教学重“美”


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