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 首页 > 专题频道 > 校庆专题 > 正文

在校工作十二年点滴回忆

来源:    作者:孙健浏览次数: 次  发布时间:2017-05-05 12:21:15

原中共湖州中学党支部书记   孙健

孙健书记 .JPG

孙健书记  

    我是于一九五九年春季,调来湖州中学工作的,因多年从事财经、商业、粮食工作,而对学校教育工作不熟悉,是个外行,不懂业务,困难很多,不知从哪里做起。我经过一段时间向老教育工作者学习,加上刻苦钻研业务,慢慢对工作有了头绪,才逐步地把工作开展起来。

一.调整充实师资队伍

    我到湖州中学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一九五九年反“右派”的后遗症。因教师队伍政治历史比较复杂,加上反“右派”后期对教师队伍进行了整顿:(一)有一部分政治历史比较复杂的教师,开除回家去参加劳动;(二)有些“右派”被下放农村,劳动改造;(三)有的“右派”调到其它学校教书或改行做了其它工作;(四)还有些“右派”继续留校教书或劳动改造,但思想负担很重。因此,在校工作的教师,很多人心有余悸,思想包袱重,说话做事小心谨慎,怕这怕那,不敢大胆工作。非党员副校长、教导主任、教研组长,认为有职无权,不敢负责。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召开了一系列座谈会、谈心会、思想交流会,个别谈话等活动,反复宣传强调党的团结教育知识分子政策,帮助他们解除思想顾虑,放下思想包袱,大胆负责的工作。对非党副校长沙国华进行了明确分工,有职有权,明确他全面负责学校的教学工作。因此,调动了他的工作积极性,召开各教研组长会议,研究布置教学工作并主动提出担任一个班的语文课教学。教导主任,各教研组长,各负其责,也都积极主动地抓教学研究活动。

    为了加强充实学校教师队伍,在一九六一年湖州师范专科学校撒销时,把一批有教学经验,有教学水平的老年、中年教师调来我校工作;例如化学老师何斐纯;数学老师王文江、章品湖、王怀之;外语老师王因洁、俞一卿;历史老师谢宜虎。这批老师的到来,使我校的教师队伍壮大了,教学业务水平也得到很大的提高和加强。

    经过调整充实领导干部和教师队伍,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学校领导班子加强了,教师的队伍壮大了,工作积极性调动起来了,人人心情舒畅,大大提高了敬业精神,齐心协力,狠抓提高教育质量,使学校的面貌焕然一新。

 

二.全面贯彻教育方针

    把教师队伍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是贯彻落实党的教育方针,提高教育质量的关键。

    为了落实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组织教师认真学习了教育理论,提高教育理论水平,做到理论与实际相结合,使教育思想落实到课堂上,以提高课堂教学质量。为此,我们充分发挥老教师的作用,采取“以老带青”的办法,老教师帮助新教师。例如化学老教师曹秉成帮助刚毕业分配到学校的青年教师韩家树,指导他备课、备教案,上先行课,让他先听课然后去上课,因此,使他很快掌握了教育方法,课堂教学的效果也很不错。各个学科还采取了上示范课,集体听课,相互听课,互教互学,取长补短,有力地提高了教学质量。

    提倡教师学生教学相长。老师认真备课,上好每一节课,学生认真听课,提问时,大胆发言,自已动手,搞好实验,自制教具,提高动手能力,使整个课堂教学气氛生动活泼,富有朝气。

    学生的课外活动,搞得有声有色,非常活跃,组织了各种兴趣小组,如有钮因聪老师指导的湖州中学学生文艺宣传队;有吴宛如老师指导的美术小组;有方中炬,姜国樟老师指导的学校篮球队等等,都做出了很好成绩,得到社会上群众的好评。学校的团组织也十分活跃,在抓学生的品德教育上,组织纪律上,团队活动方面,到“雷锋”班、“继光”班等活动,都得到学校教职员工对团的组织性、纪律性的称赞。

    学生中的读书风气也很浓,朗朗的读书声响遍全校。早晚自修,不论是住校生,还是走读生,不管路远路近,都到学校自修。要知道在六十年代,全校的同学没有一辆自行车,都是途步来校,但没有同学迟到,这种学习的艰苦精神,读书学习的热情非常可嘉。

    我校比较重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理论联系实际,建立了劳动基地。是在南门“五一”大桥南面办了校办农场,种植的水稻,获得了丰收。学校生物园种植的油菜、地瓜、蔬菜等,也收成不错。学校还组织同学每年的“双抢”季节,下乡参加“双抢”劳动*(注一)。参加抗洪兴修水利和铁路建设劳动。通过劳动,不仅使同学们学到了生产知识,更重要地是使同学们得到了锻炼,养成了良好的劳动习惯。为高中毕业后,部分不能升学的同学回乡劳动,打下了良好基础。

    一九六二年春季,省人大代表、杭州大学副校长、数学家陈建功教授来我校视察教育工作,召开了教师座谈会,查看了教学实验设备后,并鼓励教师积极工作,努力提高教育质量,为国家培养更多的建设人才。

三.经历三年自然灾害

    三年自然灾害,国家困难时期。使我校的教工家庭,学生的学习生活受到很大影响,按照县政府的规定,为了减轻国家粮食、食油供应的困难,必须减少城市粮油供应人口。为此,要求学校把来自农村的教工家属,在校学生下放回农村,或服兵役:(1)把一部分原来粮户在农村的教工家属,动员回乡去参加劳动,以减轻国家粮食供应负担;(2)动员一部分具备条件的农村同学,参军服兵役,这次我校到铁道建设兵团服役的有40余人;(3)对来自吴兴、长兴、安吉、德清、桐乡等县的农村同学,不论一二年级,还是毕业班的同学,共计200余人,一律回乡去参加劳动,以减轻国家的粮油供应。

    留下的粮油户口在城镇的同学,学习生话也非常艰苦,虽然国家在粮食供应上照顾青年同学,每人每月大米三十二斤的定量。但由于食油、肉类、蔬菜供应短缺,吃不饱的现象依然存在。学校后勤和同学们也想了很多办法,如瓜菜代*(注二),找能食用的代用品,仍然得不到彻底解决,还是有不少同学体质差,患了浮肿病。经学校医师的一段治疗,逐步恢复了健康。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生活情况下,同学们的学习热情仍然很高,各项课外活动小组照常进行。

面对困难,经全体师生一段时期的共同努力,辛勤劳动,日常生活得到了逐步改善。在生物园里种的十几亩地瓜,获得了丰收;种的南瓜收成也不错;还有种的包心菜、豆角等蔬菜长势很好。因此,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保证了在校学生,每人每天一斤南瓜、青菜供应,使同学们的生活基本上得到了保证。

    在国家困难时期,我校教职员工的生活条件更加艰苦,日子过得更加艰难。因为大多数教工都有家属子女,除在职教工粮食定量供应二十七斤外,家属定量二十四斤,子女按年龄大小定量,有的5斤,有的10斤,也有20斤不等,孩子定量低,有的食量并不小。做父母的不得不省一点口粮让给孩子吃。如体育老师吴从善其爱人也是体育老师,食量都较大,为了省点粮食给孩子们吃,自已每天都是大米加苞菜帮叶蒸来吃。有不少教工同吴从善老师的情况差不多。为了克服暂时的困难,发动教工利用学校内的空闲土地种菜,种南瓜,还动员教工养鸡,养鹅。采取这些措施效果不错,使大家填饱了肚子,改善了生活。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一九六一年春节,在校教工还组织了一次聚餐,每个教工根据自已的家庭情况,自已备一样菜,拿到学校食堂,集体聚餐,共有40多位教职工参加,座满了五张饭桌,边吃边谈,相互祝福新年愉快。我还勉励大家艰苦奋斗,战胜暂时困难,积极工作,努力提高教育质量,把学校办得更好。

四.经历文革风风雨雨

    “文化大革命”对学校教育是一场灾难,从学校领导到大多数教师都受到严重的冲击。学生停课闹革命。作为学校的领导,我被打成了“走资派”,非党副校长打成了“修正主义分子”,不少教师打成“牛、鬼、蛇、神”,都被关进“牛棚”。我们这些人三天两头被揪斗,翻翻复复的写检讨,没过一天安定日子。像非党副校长沙国华,生物化学教师罗端芳、曹秉成,物理教师陈振华,语文教师张学熹、蒋传一,数学教师顾达春,卓朝圻,外语教师江沪生,历史教师谢宜虎,政治教师张之介,还有团委书记潘煜森等被揪斗得苦不堪言,甚至有的还被打伤。被揪斗的学校领导干部和教师,在“文化大革命”后期,都落实了政策,进行了彻底平反。

    现在湖州中学,大张旗鼓的筹备建校100周年纪念活动。使我想起了一九六二年,庆祝建校六十周年活动的情形。在“文化大革命”时,成了我“走资派”为封、资、修招魂的罪状之一,进行了反复揪斗,抓住不放。我记得当时搞六十周年校庆活动,目的是为了对学生进行新、旧社会两种教育制度的对比,因为那时资料比较齐全,湖中学生在旧社会工农家庭出身的比例低;新社会工农家庭出身的比例很高,这种阶级对比教育,有力地激励了同学们的学习积极性和自觉性。另外,还有些资料也富有教育意义。每提起这件事就记忆忧新,有些不自在。

    经过“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风风雨雨,老“三届”的高中同学,共有陆佰人左右,要进行分配了。我记得当时这些同学的去向是:(1)有少数需要照顾的同学,分配进了工厂;(2)有一部分具备参军条件的同学,应征去服了兵役;(3)还有相当一部分同学去支边,到了内蒙古生产兵团;(4)其余的大多数同学,上山下乡,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些老“三届”的高中同学,经过几年的支农支边,上山下乡的锻炼,城镇户口的同学,陆续调回到城镇。因大学恢复了招生,有不少同学考上了工农兵大学,去大学深造了。有不少同学分进工厂、商店。还有相当一部分同学进了机关、学校、医院等事业单位工作。还有不少同学被提拔成市、县、区、局的主要领导干部,担负起了国家建设事业的重任。

    “文化大革命”运动后期,接上级通知,学校要复课闹革命,开始招收新生,当时只好招了六个初中班学生。开始复课,主要是军事训练,参加生产劳动,很少上文化知识课。因为“文化大革命”的批斗,老师还背着思想包袱,加上工宣队有些队员不讲政策,瞎指挥,乱批斗,更增加教师的思想顾虑。因此,我对工宣队的作风做法,表示不满,经常同他们争论。他们认为我反对“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就向中共吴兴县委反映,要求把我调走。为此我于一九七0年十月份就离开了湖州中学。

 

2001年10月13日

*注一    双抢——就是抢收抢种

注二    瓜菜代——用蔬菜瓜果代替粮食

 



         

上一篇:在迎接新中国诞生的日子里
下一篇:毕生从事水利事业的沈百先先生


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