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 首页 > 专题频道 > 校庆专题 > 正文

毕生从事水利事业的沈百先先生

来源:    作者:沈华祝浏览次数: 次  发布时间:2017-05-05 12:54:32

[沈华祝 

沈老.jpg沈百先先生,毕生献身水利建设,沈百先.jpg从政30余年,从教30余年,无论从政或从教都不离水利建设岗位。其从政从教之成就,有目共睹,早有专文介绍,本文仅就其生活背景略述—二。

 

(一)祖父奖学励行,期望最深

 

       先生名在善,字百先,取“百善孝为先”之意。夫人姓陈谱名祖孝,可称天作之合。而两人亦名副其实,事亲至孝,对其祖父渠汀公(名文孚)尤其敬爱。渠汀公继承祖业,掌管典当,对于地方公益,如育婴、养老、冬令救济、修桥铺路,莫不尽心竭力,广为倡导协助。并创办小善会,于每月12日在湖州城区火神庙发放食米,救助贫户。先生自幼受其熏陶,决心献身国家。为民谋利。1913年吴兴中学毕业后,其父积夫公(名光厚)原有意命其继承家业学习典当,但先生志不在此,坚请继续求学,弃商学工。渠汀公非但不以为忤,且多予奖励,并于先生考取河海工程专门学校后,亲授《东南水利略》与《五种遗规》两部家藏仅有孤本。《东南水利略》系凌家禧先生遗著,详述太湖流域各水系之源流去委。《五种遗规》系陈宏谋先生遗著,为养正、教女、训俗、学仕、从政五大项目之言行准则。故先生尝谓其一生致力于水利建设及其为人处世,在冥冥之中早已先定也。

       渠汀公对子孙训勉皆以勤俭、和睦、循理为本,在宗祠内立有训词两联:上联曰:“言易招尤,对朋友少说几句”;下联曰:“书能益智,劝子孙多读数行”。又定“文光在华国,德泽可传家”十字,为自96世以后各代子孙均以上列十字为谱名次序,周而复始,历代绵长,永延勿替。故先生名“在善”,父名“光厚”,祖名“文孚”。先生幼时受祖父之影响最深,故一生处世为人均遵循祖训,不敢稍违。

1928年春,先生在太湖流域水利处工作。时国民政府已在南京建都,且正在为孙中山先生兴建陵墓,乃接祖父到苏州小住,拟陪侍同往南京观光,忽因暴日在济南与北阀军挑衅,并威胁南京,为安全设想,赴宁之行只好暂缓。祖父乘兴而来未免失望,乃由夫人提议改游杭州,得其同意,欣然就道,由先生夫妇陪侍,搭苏杭班轮船迳赴杭州,游息一周。其祖见先生学业有成,老怀大开,尽兴而归,允为毕生乐事。唯返湖不久即溘然逝世。易箦弥留之际,常呼先生之名,先生悲痛之余,益发愤上进,庶不负先祖殷殷之望。

 

(二)从启蒙到留学

 

       先生6岁启蒙,从周小亭老师课读于其家。嗣从三叔达夫公,又从姚粟舟老师于家。12岁时湖州兴办学校,遂考入程安小学,校长为曹砺金老师,该校设于城南横塘三贤祠,其后滨临月河漾,对岸即先生家,但先生寄宿校内。15岁毕业,名列前茅。升入湖州中学,校长为沈谱琴宗伯。该校设在爱山书院,先生为通学生。18岁中学毕业后,北上入北京工业专科学校机械科。上课未及一月,忽因水土不服而有泻疾,又因思家情切遂辍学回家,留湖从何蕙荪舅公补修英文,因自忖英文、算学程度较差,乃赴沪就读于复旦公学中学部四年级,该校设于徐家汇李公祠,校长为李登辉先生。又因上海万国函授学校可用留声机器听讲法文,特购留声机与法文读本,每日定时听讲法文。20岁时,全国水利局为培育水利工程技术人员,创办河海工程专门学校于南京。因念该校颇合将来为国家服务之心愿,遂考入该校为正科生。该校经费当时由直鲁苏浙四省协助,故该四省籍学生均准免学费,仅缴付膳宿与课业用品各费,校址设在南京城内丁家桥前苏省咨议局址。由水利局张总裁季直先生主持,该校主任为许肇南先生,教授有李仪祉、沈奎侯诸先生,均水利界先进。

       河海专校四年课业修毕后,先生曾在江苏导淮测量处、上海浚浦总局及太湖水利工程局等处任职。28岁时,因慕西洋科学发达,决定出国进修,请准太湖局预发两年薪俸为求学考察用费,乃与陈立夫内弟同搭乘美国邮轮赴美。先入纽约州之康乃尔大学研究院,选修水力工程、给水工程为主科,以道路工程为副科。后知爱我华大学以水利工程学科著名,遂转学到爱我华大学研究院,选修防洪工程与水工设计为主科,仍以道路工程为副科,为中国人入该系之第—人。自后每年中国同学闻讯而来入学研究水利工程者甚多。该校中文泽名颇不一致,先生联合其他各学系中国同学,筹组同学会并定名该校中文泽名为爱我华,与英文校名音相谐而寓爱我中华之意。先生又自取英文名字BAZIN,因有法国人BAZIN创立水力流速公式,与百先音谐,以示此后为水利建设服务。自此即改用百先以字代名。

在美—年半,授硕士学位,乃搭乘英国皇后号邮轮,离纽约渡大西洋到英国,转法国、比利时、荷兰、德国苏联诸国参观各项水利及都市建设工程,以为以后建设中国之借镜,再坐西伯利亚铁路火车返国,经由哈尔滨、沈阳、天津回到上海。出国期间蒙祖父先资助一部分,并由太湖局先后发给两年薪俸,又承内兄陈果夫及表弟钱棣春适时陆续借助,其夫人更常为筹措应需费用奔走于苏沪间,补领太湖局准拨薪俸或请亲友借助,返国后辛勤工作,在7年内得将借款全部陆续偿还。

 

(三)毕生从事水利建设

 

先生自幼立志从事水利建设造福国家,此后无论求学、从政或从教,均目标一致,坚守岗位,矢志不渝。自1915年入河海工程专门学校,以至1973年依法退休,58年来专心尽瘁于水利事业,未尝稍懈,常以此自豪。先生为国民政府奠都南京后首任中央水利事业机构主管,嗣后在太湖流域2年,淮河流域18年,全国督导各水系约2年,其间两任江苏建设厅长共4年半,亦以淮河流域与太湖流域之水利建设为中心工作。抗战期间,在长江中游南岸支流如綦江、乌江与赤水河3水系兴建航运工程,并创建代水泥厂以补工程材料之不足。计划兴建闸坝20座以“中华常胜利,民族庆复兴,道德本忠义,公理生和平”20字,各冠以“大”字命名。又与教育部合办创立高级水利科职业学校为培育水利建设基层干部技术人员,以蒲河大智闸附近淮会房屋为校舍,先生兼任校长,并聘淮会部分同仁为教职员,以收建教合作之效。另设志强小学以教育淮局同仁子女,亦以同仁家属为教职员。其间曾在中央大学任教3年半,复旦大学任教2年,河南大学半年,专授治河工程、水电工程、渠港工程、河工学诸学科。抗战胜利后,就任全国水利委员会副委员长,后改为水利部政务次长。1949年应台湾大学之聘,专任农工系教授24年,讲授有关水利工程诸学科,自编中文各科讲义,兼在中原大学21年,中兴大学理工学院2年半,台北工专2年,文化学院实业计划研究所约1年,讲授水工学科,以至1973年依法退休,时年78岁。

1931年,李仪祉先生邀同先生发起筹组中国水利工程学会,以研究水工学术,协助倡导中国水利建设为宗旨。李仪祉先生首任会长,先生为董事。1940年先生继任为会长。50岁时诸亲友好集款,在中国水利工程学会设立百先奖学金,以示祝寿储才之意。其间又数度选任为中国农业工程学会理事长。先生除致力学会活动外,复发表言论著作提倡水利建设,其重要著作有:《太湖流域水资源开发计划刍议》、《中国西北水利考察报告》、《导淮入海开工纪念》、《实业计划之水利建设》、《河西视察报告》、《战后导淮工程十年实施计划》、《台湾水利视察报告》、《中国之科学与文明——水利工程篇》(李约瑟原著中文译本)、《中华水利史》、《先总统蒋公与中国水利建设》、《广东韩江治河概况》及《中南美各国水利建设述要》等,并主编《台湾水利》季刊,继续不断22年,直到其退休始辞退编辑责任。

 

(四)夫人贤淑  助人为乐

 

       先生平时克勤克俭,勿惰勿啬,持之有恒,生平于公私之际,律己甚严,不苟去取。待人诚挚殷渥,力予培植提挈。夫人知礼明理,自入沈门即受上下尊敬,尤得祖父渠汀公宠爱。先生有弟妹各三人,均小先生多岁,诸凡弟妹之教育、就业,以至嫁娶,无不悉心照顾,不遗余力,而幼弟幼妹更随兄嫂生活亲如骨肉。夫人更急公好义,以助人为乐,受其惠者甚多,对其关切爱护之情无不感动。先生秉性刚直,不善辞令,常因此得罪于人,全靠夫人刻意规劝,从中转圆,终能使诸事圆满完成,皆大欢喜。故深得亲友、同事、学生之敬爱与称道。夫人勤朴持家,教养弟妹,抚育子女,使先生无内顾之忧,实于先生之事业成就有极大辅助之功。

       先生夫妇助人之事不胜枚举,在此仅以两诗为例,第一首诗是同学章光彩先生书赠,当时章先生在台中工程处,因公受累,将以免职查办。友好有劝其早日赴港避祸者,先生认为不可,仗义执言,终经查明,冤屈得伸。原诗如下:

余主台中水利以好善干忌,小人设意中伤、层峰不谅,几不免于咎戾,得百公学长仗义力争,而情获直。今之人乎古之人也,感而赋此以谢。

 

章光彩

 

    几人正义几同情,利害关头各自营,落井无援还下石,见危莫顾任牺牲;

    当仁弗让圣贤体,仗义不平侠客声,色厉从来多内荏,刚强终究属书生。

    第二首诗是汪胡桢先生1989年在北京面赠。汪老先生系老同学又是老同事,当时95岁,亲笔题诗如下:

                    赠老友沈公百先    汪胡桢

    少时窗友老相逢,万里归来诣更浓。治水江淮成旧梦,梯航运道只书空。

    连年战事天涯隔,不断飞鸿信尚通。最忆犬儿蒙难日,承君援手得成龙。

当时先生不知最后两句所指何事,但又不好意思问他,后来同蔡作翔先生谈起此事,蔡谓抗战时在四川,綦江,汪先生之公子汪胡熙,曾只身逃难过境,生活无着,处境困苦,幸得先生夫妇援助,养息多日,重整行装,想是此事。事隔40多年,汪先生竟仍记得补谢,而先生反早已忘怀,亦一趣事。

 

(五)返乡扫墓  探亲访旧

 

 1975年先生80岁,偕夫人离台赴美与儿孙团聚,共享天伦之乐。时公子华祝媳泽宝已在美伊利诺州定居,并有三孙:长孙国阳,次孙女国美,三孙国安。先生四弟在階全家亦在美西岸加里福尼亚洲。在美数年,曾数次返台湾参加会议,探望亲友。

 1989年春,公子华祝应邀赴大陆讲学,遂由子媳陪同返国,得偿扫墓祭祖、探亲访友之素愿。时先生年九十有四,离开祖国大陆达40年。先生因年迈行动不便,仅到北京、上海、湖州3地。在北京除与在馀堂妹、蔡作翔表弟及大妹在晓之子全家欢晤外,并曾应北京水利界之请举行座谈会,嗣后又与汪胡桢先生同餐,汪先生长先生一岁,系河海工程专门学校特科学生。先生长太湖流域水利工程处时,汪先生任总工程师。后来在大陆人民政府仍致力水利,曾任全国政协委员,与先生是河海学校之硕果仅存者(河海工程专门学校后扩大为中央大学,现又改名为南京大学),两者相见欢欣之余,自不免感叹不已。

  在上海与五妹在义、七妹在珍全家欢聚,住五妹家未与外界接触,但闻讯来访之亲友仍每日都有。在沪数日,仍由子媳乃侄女(二弟之女)陪同乘车返湖州故乡,住三弟家。二弟在仁早故,三弟在和亦已在数年前亡故,三弟妇健在有子女六人,均已成家立业。所居达德堂房屋已陆续收回,故尚称宽敞。先生故居贻德堂在达德堂左侧,因面临月河漾,大门及前厅部分已改建为水上警察所,后面住宅鸣应楼现有数家居民,亦已年久失修,先生触景伤情,不胜吁唏。数年来先生一直为祖产耿耿于心,所幸现已将所有权收回,他日或有重建希望。在湖数日,三弟妇每日享以新鲜鱼虾,地方长官及乡亲李承威、邵澄如诸先生更以盛宴招待,得遍尝湖州名产。祭扫祖墓之日,因墓道难行特以椅作轿,由侄辈轮流肩抬上山,到祖墓前一一拜祭。祖墓已经修复,年来均由三弟妇及侄辈祭扫。先生以九四高龄远渡重洋返回故里,探亲扫墓以偿数十年之心愿,世所罕见,亲友乡人无不称道。

       在湖州时,曾借得轮椅由亲友推行,参观湖州街市。湖州虽是先生生长之地,但经数十年来改革已非旧观。幸有乡亲邵澄如先生随行指点,旧居前关帝庙早已拆除,小时学校及戏耍之地亦已荡然无存,幸湖州公园仍在,有些小街陋巷也依稀记得,并见陈英士烈士之墓已照原样修复一新,飞英塔、铁佛寺等古迹亦均已修好,善为保管。而湖州市工商业并兴,通衢大道,市容整肃。亲友乡邻都能安居乐业,先生见之亦至感快慰。

沈老与谭老.jpg

沈百先(左,94岁)与谭建丞(93岁)1989年在母校相会

       湖州丝绸、王一品毛笔、诸老大粽子、震远同酥糖、丁莲芳千张包皆湖州名产,先生特至各店摄影留念。并特拜访谭建丞先生,谭先生是湖州名宿,字画闻名远近。当时谭老正在午睡,闻讯即披衣起床,下三楼相见。两老原是小时玩伴,相违40余年,乍然重逢,抱臂雀跃不止,旁观者无不动容深受感动。两老谈及童年求学时旧事,均能同时道出当年每于放学后同聚好友胡定安先生家之住址,不约而同。互道往事,欣喜不已,谭老请先生坐在轮椅上由其在后推行,拍照留念。谭老时年九十有三,小先生一岁,故语人曰:“今日我见百先兄,犹孔子之见老子也”,一时传为佳话。

    (本文作者沈华祝,是沈百先之子,1949年随父母去台,就读于台大,后留学美国,获机械工程博士学位。入美国藉,现为美国最大柴油机厂之一的卡特比特柴油机厂工程师。

       沈百先先生于1989年5月远隔重洋返回故里扫墓、探亲,回顾了童年生涯,观光了故乡新貌,实现了他几十年来的心头夙愿。)



         

上一篇:在校工作十二年点滴回忆
下一篇:沈谱琴兴学


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