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 首页 > 专题频道 > 校庆专题 > 正文

沈谱琴兴学

来源:    作者:沈伯棠浏览次数: 次  发布时间:2017-05-05 13:15:42

 

                     沈伯棠     


        清朝末年,先父沈谱琴痛感培育人才为国家盛衰所系,乃毅然在东街自己家中,以私资创办志正学堂(约在前清光绪三十年左右),是为我湖私人办学之

沈老.jpg

权舆,亦所以启发学生爱国思想,扶持民族正气之摇篮也。

    志正学堂全部学生,初为一百四五十人,先父既接办湖州府中学校,即将志正学生并入。湖州府属原有乌程、归安、长兴、安吉、孝丰、德清、武康七县,只一湖州府中学校。为便利各县学子,因扩大名额至300余人,故志正学堂实即湖州府中学校之前身。时府中学校校址在三贤祠。同时,先父所办之程安小学则设在爱山书院。嗣以中学房少人众,小学房多人少,乃互易校址以事调整。先父同时复于西门乌程城隍庙内办一尚武小学,后以事忙难于兼顾,将两处小学均请曹砺金接办。

    先父在志正学堂迁出不久,又在家中以私资办一吴兴女校,收学生100余人,教师皆一时俊彦。如章太炎先生之夫人汤国梨等均在教席,又有日本女教师名村越者教授美术工艺,学课新颖,极受学生欢迎,绛帐春风,舷诵不辍。惜乎尔后以私资短绌,并侧重办湖州府中学,无暇兼顾而停办。然滋兰九畹,必有芳草,许多学生在辛亥革命时有至沪参加女子北伐队者,则先父之教育实与革命溶为一炉之效也。

 先父董理湖州府中学校,对学生特施以严格之军事训练,与灌输爱国革新思想。教官为天津人王夺甫,惟当时体操课只有木制步枪,徒具形式。乃以兵式体操为由,向当局领来枪枝,但此类枪枝均是清朝绿营兵弃置之旧枪,式样及口径不一,其中大部即沈雁冰先生所说之九响毛瑟,比较可用。弹药则为数不多,且子弹大小甚杂,乃择其可用者存储备用,而另在上海一专营外国各式枪械之商店名鸿发者购来四五枝新式步枪及许多弹药,使学生得作实弹打靶演习操作之用。但并此戋戋之数,如供战斗,实力究属薄弱。乃商之当时在沪参加辛亥革命活动之陈其美补充,运来由姚勇忱所制之大小炸弹两箱以充实之,原防湖州驻防绿营水师不轨之用,后以措施得当而废置。

    陈其美为我湖革命先达,伊由日返国后,即在沪主持同盟会活动,范围兼及江浙两省。先父为同盟会员,亦是联络之一,在湖州周密部署,待时而动。先父留学日本时,与陈时相过从,纵谈革命思想,返国后即参加我湖革命运动,故与陈时有联系。在上海响应武汉起义之后不久,先父即以驱除鞑虏为号召,将中学生组织成学生军,起而响应。时湖州知府及程安两县府均已离去,故兵不血刃而光复湖州。此即沈雁冰先生《可爱的故乡》一文中所称保留着深刻印象者。回顾此次光复之役,上海响应武汉之速,及杭嘉湖响应上海之速。同时,尚有松江之钮永建亦及时组织学生军,一举光复松江,对于奠定东南革命事业,实有其重要影响。奈江浙两省当时成立之军政府,均是由地方推举当地有声望人任之,只求本省治安,未免守成之见。沪军都督府及其所属则均为同盟会员,一秉革命宗旨任事,以有团结有组织联为一体,统筹大局。当时,沪陈争取时间组织江浙联军去南京,由葛敬恩所率一部浙军攻克天保城,张勋宵遁,光复南京以为根据地,诞生了中华民国,推翻了数千年之专制政体,犁庭扫闾,完成了革命大业。

    回溯当上海成立沪军都督府后,湖州亦即成立军政分府,从属于沪军都督府,地址在归安县署内,由先父主其事。时湖州城内除警察已缴械外,尚有绿营水师一二百人态度暧昧,亦即由新任刘姓管带统率之一部。刘去外县巡视防务,如回城不服调遣,后患堪虞。除严防外,先父商之已卸职之绿营水师旧管带周树森,请其运动旧部来归,为釜底抽薪之计。周乃招得其亲信旧部五六十人携械并将队中钢炮之炮闩卸来,归为我效用,既充实我武力,其余人亦无能为力矣。不多日刘管带回城,见湖州已光复,伊所部又有反正者,始俯首来会,但居心叵测,并无表示,只以饷糈为虑以相要挟。为治安计,乃允5万元以安抚之,一面即电沪陈派兵来接防。约三四日,沪陈派到光复军一营,城防始安。适浙江省方亦将刘调省,乃使前时来投效之队伍仍归队去省也。

    湖州光复当时,地方治安全由学生军负责维持,昼夜巡逻,并向城中各方,分组宣讲革命宗旨,安定市面,  匕鬯不惊。革命浪潮中,学生军精神奋发,轮番服务每至翌晨。尤以事在草创,伙食未备,三餐全部自  理,亦无怨言。如非具备高度觉悟,平日训练有素,岂能臻此。不久又向沪军都督府领来新式枪枝,换去旧枪以整军容。

    沪军都督府成立时,军事方面,著名人物如黄膺白、蒋介石、李征五等均在府中任事,湖人参加者尤众,都是同盟会员,有杨谱笙、俞寰澄、李子九、吴佩潢、周柏年、姚勇忱、沈虬斋、周佩箴、张秉三、褚民谊等。此外,关切故乡革命情形而身在上海者,则有张静江、蒋孟苹等。由于湖州地位举足轻重,故陈其美特请俞寰澄为代表,携带为先父代步之军马两匹,并若干军需品来湖联系,共商机宜,先父以绠短汲深、请俞留湖接任未允。不久浙江全省底定,取消军政分府。其学生军先时已调一部分去松江,归学生军总部调遣预备支援南京外,留城者尚有约百余人,先父仍以教育为主,成立经武学校,聘请日本士官学校第一期毕业之吴祖荫、陈其采二人为教员,使之入校攻读,增进军事学识,为期一年毕业,后即给证解散。此辈学生,以后大部去粤入黄浦军校深造。其时浙江省府在湖州成立吴兴县政府,省方委先父为县长之职,先父辞之,即息影林下矣。

    1987年农历丁卯仲夏

    (本文作者沈伯棠,系沈谱琴先生之长子,时年97岁,寓居上海)



         

上一篇:毕生从事水利事业的沈百先先生
下一篇:峥嵘岁月中的先驱--沈泽民


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